2020 Happy new year! 元旦快乐!新年有感

各位小伙伴,2020 Happy new year! 元旦快乐!

恭喜我们又跨越了一个年代。小时候很多科幻作品都描述21世纪初,科技如何如何发达,现在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当年不少假想,这在学龄时代是完全无法想象的。

对于我们计算机图形学这个专业领域的细分领域——视觉效果开发,或者称为视觉艺术开发行业来说,2019绝对是一个不堪回首的悲惨回忆。行业洗牌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,相关佐证可以参考天眼查12月份公布的数据,2019以来,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,具体表现为公司状态注销、吊销、清算、停业。包括演员黄渤入股的春天融合也在近日遭遇股权冻结。

上游产业链的动荡,带给后期制作公司的影响更加惨烈。根据业内的非正式消息,北京投资后期制作的资本,有60%已经撤资。仅weindy现在所在的朝阳区高碑店附近的影视产业园区,有三分之二的写字楼因为公司倒闭或迁出而出现闲置。

weindy在2019下半年更加悲剧,7月从VHQ撤离后,目前所在的动画公司也出现了资金短缺的情况,这半年还没有拿到一分工资,导致weindy直接从吃存款老本变成了啃老族,实在是惭愧至极。那么肯定有人会问为什么不赶紧换一家公司维持个人生计?因为——还有希望。

创办这家动画公司的是曾在漫威和DC公司死侍、金刚狼、蜘蛛侠、死亡战士和蝙蝠侠漫画的画师——Walter Antonio McDaniel,而目前自主IP的动画电影,担任导演的是执导《谁陷害了兔子罗杰》、《靴子猫》和《罗密欧与朱丽叶:以吻封缄》的Phil Nibbelink,他们同时为这部动画电影贡献了故事板和原画设定。担任色彩设定的是迪士尼现任艺术家Lorenzo Paoli,同时也是卢卡斯影业的《仲夏夜魔法》的色彩设定。

汇聚世界顶级艺术家参与制作的这部动画电影,目前已经进入后期配乐阶段,公司内部计划制作的镜头已经全部完成,计划2020年夏天全球发行。

但是因为资金断裂,员工大量流失,原定10月完成所有镜头,上映档期安排在春节的计划也被拖延至1月完成镜头,档期推迟到暑期档。

尽管有2年的立项和前期制作,这部电影真正渲染出第一个镜头序列是在weindy抵达公司后,多亏了clarisse,多亏了坚守到现在的几位艺术家和VSO蓝海云渲染农场,不然制作任务就得跨越到这个年代了。并且这半年也同样遇到了技术上和管理上各种各样的业界通病,在人力物力资源分配上,也同样出现互联网行业里的一些问题。以后在教程和心得中weindy会分析这些问题并给出解决方案。

那么,weindy留下来的原因,是在于Walter不是一位守旧的艺术家,他非常希望国内动画电影的工业生产,能跟上国外的步伐,使用先进的流程和技术进行革新。国内现有的流程,一个Layout过程出现的地面穿帮错误,按照传统要返回流程最初始耗费大量人力和时间去解决,Walter对于这样的流程和技术现状,经常会笑称“我们还在使用恐龙时代的古老技术”,对于这点weindy是深表赞同。

有了领导的认同,weindy才有机会大展身手,不断把新的软件,新的流程和新的制作方式带入到这个行业,让大家的才能发挥出来,去创造更多有艺术价值、能引起观众共鸣的作品。

其实对于很多的伙伴来说,在一家公司的去留,很多时候取决于是否有值得留的薪资,职位,人缘,资源。目前视觉开发这个行业的现状是,一流公司看能力,二流公司看资历,三流公司看学历。对于员工的一种情况是,不少招聘门槛很高的公司,到岗开始工作以后发现,能力根本发挥不出来。对于用人单位的一种情况是,辛辛苦苦物色了很久的大神挖过来以后,发现其实会的东西很有限,而且只习惯之前的流程,适应能力很差。

于是业界就形成了一种怪圈:宁愿巨资挖别的公司的老员工,不愿给自家公司老员工涨工资。很多新入行的学习能力强掌握技能快的朋友,不得不忍受着低薪加班的恶劣环境,熬到一定年限完善项目资历,再通过不断跳槽才能获得符合能力排行的薪资和职位。而一些入行早的朋友,在10年前行业还不太正规的时候,只需一项比较拿手的技能就可以丰衣足食,靠着工作年限这个资历的长久,薪资远远在实际能力排行之上。更有甚者,因为善用人际关系,深得领导的喜爱,纵使技能非常单一落后,仅通过推荐,就能拿到极高的薪资。这些现象无法评判合不合理,这个行业发展的状况本来也参差不齐,所以出现一定的中国式企业通病,也是非常司空见惯的了。

另外一个同事们吐槽最多的地方是,影视后期公司几乎所有的制片,基本都是“不符合预期”的。这里不是否定他们工作岗位的价值。如果没有记错,去年查看维塔的招聘需求看到,对于制片要求流程岗位从业达到2年以上,以及各种相关的软件掌握和沟通技巧。而国内制片的行业标准,很可能并不要求流程掌握程度。为什么这么说?想想自己的公司基本就能知道,一部片子接下来,开始闲到死,快到交片日期忙成狗。制作过程里不分轻重缓急,最长最难的镜头往往放在最后制作。一个镜头动画制作一天,下午6点给到灯光,灯光闲了快一天,被制片要求今天必须得提交渲染,第二天早上要交预合成,于是各种加班各种赶工。合成部门是三维制作的最后一道流程,也是最惨的,在最忙的时候甚至要求24小时待命,什么时候序列渲染完,即使是深更半夜也要来公司开始制作。这一切看似毫无计划性还特别扯淡的行为,就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日常。

Weindy最开始也以为项目排期和跟进,是经验非常丰富的大拿才能统领百十人完成影视的制作的。后来发现,完全就是随性,没有人员评估,没有技术评估,拿起人头就是硬怼,也不总结之前项目的经验,真的完全就是“恐龙时代的古老”思维!

行业的洗牌不会导致规则的终结,只会越来越规范,让不合理的人和事物和行为越来越趋于合理。眼球经济永远不会衰落,除非人类不在睁眼失去光明。今年之内的否极泰来 ,只是时间问题。

祝愿同行的朋友们在2020年能够越来越顺利!

«2020 Happy new year! 元旦快乐!新年有感»的一条通知;«2020 Happy new year! 元旦快乐!新年有感»的4条通知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